会有前路

圈地自萌。lofter里的一切东西只限于lofter。
等一个不可能的转机。半个理想主义者,自我为中心杂食

最近沉迷马龙哥哥,迷恋国胖无法自拔。漫威DC双担。一美真爱粉,EC不拆不逆。J家入日圈,最爱岚和toma,all斗,旬斗本命。全职高手CP乱炖,叶all,all江不改,江波涛中心。魔道祖师。瑟莱,VO,托尔金脑残粉。

心中最初的少年还是那年回眸的精灵王子,爱笑的奥兰多,我的开花。

平生素日,不见春老(内加小三轮)

•捆绑的一点后续@一生一世易柏辰 
蹇宾刚刚下朝变换了常服前去将军府。将军府上下人早已习惯了他的进出,都识相地行了礼,不惊不慌地继续手上的活。他自府中寻了片刻,才在书房中发现了他的小齐。齐之侃一身白衣端坐在桌前习字,动作姿态标准地与他当年所教无二,他只觉得这人当真是赏心悦目。半晌,他才开口:“我以为小齐会在后院练剑。”青年闻声立刻往身后藏了什么,又慌张地站起来行礼。“王上,臣……”“不是说过你我私下便无需以君臣之称相待,难道小齐是不愿同我……”“阿蹇!”齐之侃急急地开口,又不知说什么。蹇宾上前几步,发现他是将那几张练字的纸藏了起来,不禁失笑:“小齐是怕自己的字不好看吗?有什么可藏的?”“不是……”齐之侃只觉的自己耳根发热,“只是……这不过是我随手涂了几笔罢了,我……”蹇宾故作失落:“小齐可是与我生分,我倒是从未想过小齐也会有有事瞒我……”“阿蹇……”齐之侃纠结了片刻,还是将手中的纸放回了桌面,颇有几分自暴自弃的意味。
“这不是……小齐是拿着我当初写的帖子在练字吗,”他语气肯定,却又做出询问姿态,眼见那人被戳破了心思,面上红了一片,“小齐,那么喜欢吗?”
他不说是喜欢字还是人,青年却躲了他眼神闷闷地回道:“喜欢。”他说话咬字坚决,无端地生出几分深情,“从一开始就喜欢,一直喜欢。”
他只觉得呼吸一窒,明明那日已互通心意,听见此番表白却仍有心神巨震之感。“那我再教你一遍,可好?”他坐下,将人拽到自己腿上。青年起先尚未反应过来,而后被他勃发的欲望惊到,欲逃脱却被困在长桌与他的胸膛间。
蹇宾取了一张新纸,覆着齐之侃的手,提笔写下“只愿得一人心”,他眼见怀里那人耳根处的红色一路往脖颈下蔓延下去,正欲调笑几句。齐之侃接着他的笔锋带着他的手写下“白首不相离”。
他再难忍耐,宽大衣袖扶去桌上杂物,他将人抱起按在深色长桌上,匆匆解散衣衫,草草扩张便就着昨日的余韵,顶了进去。他急切地在青年耳边诉说着那些密不可宣的情愫,他说,小齐我那年这般教你习字时,就想这样做了;小齐,我只求“不离”,只愿可结发,自此恩爱两不疑;小齐,小齐……好似明朝末日般的抵死缠绵,齐之侃亦是动情极深,却又某名地觉得委屈,他颤着手攀着蹇宾脖颈,覆在耳边絮絮叨叨,说自己早就心悦于他;说自己戍守边疆,不过是想一展才华,想能与他再近一些,再近一些……
“昔年只求这岁月可再慢些,我可同你再多待一段时间,我可再想出个理由,教你留下。现如今却恨不得立刻白头。”蹇宾压下半句话,将青年抱得更紧,青年却听懂了,仰首吻过他眉眼,只道一句“心意如初“。眼神痴缠,他忽的记起那年看青年在府后桃林练剑,身若惊鸿,收敛时的剑气挑断了一枝桃花。落花雨下,青年望见他,遥遥的隔着雨笑了。他忽然就懂了什么是情爱,从此所以有关风月的诗,都有了名字。

附一个蹇宾年轻时的梦——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3834988347127
手机党见评论。

评论 ( 6 )
热度 ( 51 )

© 会有前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