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前路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他的注意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跑偏,偷偷地伸手过去,蹭掉了傅清左手拇指关节上的一小块墨渍。对方克制着回头的动作,捏了一下他的手作为提问。墨,水。他用气声说。傅清愣了一下,摩挲了一下他的指关节松了手。他无意识地傻笑起来。

评论

© 会有前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