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前路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突然想到某个画面吧。
齐之侃一个人坐在山崖边,或者是篝火前,月光或是窜动的火照亮了他半边脸。他坐在明暗之间。军队用水紧张,他指间,脸侧尚有未擦净的血迹,白色的披风上是斑驳血渍,有他的,更多是别人的。飞溅的血迹因为时间不同而化作不同颜色,暗红,褐色,黑红。夜风吹动着披风,他靠在那片零星的白色上,生出些马革裹尸还的念头。




我觉得……最后一句是个病句。这个感觉不能这样用。(马革裹尸形容意志啊……字面上说用什么词啊……)百度了下披风的作用,其实觉得有点鸡肋……我当真是有过当成裹尸布的念头的,要死。

评论
热度 ( 2 )

© 会有前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