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前路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澈夫应该是那种
陈奕夫头发湿漉漉的坐在地毯上打游戏,水滴顺着发梢滑落下去,在浅色睡衣上映出深色的痕迹。风间澈皱了皱眉头,去浴室拿了块毛巾,不动声色地坐在陈奕夫身后给他擦头发。陈奕夫讨好般地在他手心蹭了蹭,半干的刘海可怜兮兮地贴在额头上,看起来就像只落水的小狗。澈?他不应声,只是细致地把头发全部擦干,便收手要走。陈奕夫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不要生气啦,我下次不会了。嗯。风间澈亲了亲他的额头,我去给你热牛奶。

如果是Jerry大概就会去捏一把他的头发,怎么不把头发擦干再出来,要感冒的。然后就有点气地走开了,奕夫默默地去拿了毛巾擦头发。诺,Jerry把热牛奶递给他,从他手里接过了毛巾,小心地给他擦干了。下次不许……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陈奕夫亲了亲他的脸颊。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会有前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