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前路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早安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闹钟近乎凄厉地尖叫起来,陈奕夫烦躁地拉高被子把自己埋入更深的黑暗之中,期望着再次跌落入黑甜的梦乡,然而闹钟依然不依不挠地惨叫出声,以至于他不得不伸手摸索着以期于关掉那烦人玩意。修长的手指无力地在床头柜上划拉出无意义的线条,甚至跌撞着交缠,顺着边缘滑落时又不慎带落了闹钟。少年于是不得不伸长了手去够那玩意,一个重心不稳便连人带被子地跌落下床。这下倒是彻底清醒了。他揉了揉被闹钟膈的生疼的腰,瞄了眼时间。

啊啊啊啊啊惨了打工要迟到了!

他从被子里挣出来,连滚带爬地冲进洗手间。刷牙,洗脸,他挣扎着用水压了压一撮不安分的头发。他呵了口气,漱口水的味道依然好闻,他试着对镜子笑了笑,说了声早上好。OKOK,今天小爷我依然帅得一塌糊涂。匆匆套上黑色帽衫和牛仔裤— —被友人吐槽说白瞎了一对酒窝— —小爷我可是型男好吗,何况明黄色和暗红色围裙放在一起就是番茄炒鸡蛋好吗。

跨上自行车飞蹬了十几分钟,急赶慢赶地冲进了店门口,陈奕夫被学姐戳了下脑门,这个月第四次压线到达。他匆匆忙忙去穿了工作服,洗手消毒,投入了新一个忙碌的早晨。

周五的早晨咖啡厅的生意依然忙碌,他却依然偷偷瞄了好几次时钟。还有一分钟……就是8:15了,他冲着落地窗照了照自己的样子,匆匆忙忙练习了下笑容。

59,58,57,56……30,29,来了。他在街角看见熟悉的身影,紧张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围裙。

“早上好。”“欢迎光临!还是老样子吗?”青年似乎被他的抢白吓了一跳,微微愣了一刻,冲他温柔地笑笑说:“麻烦你了。”“没事啊哈哈,这是我的工作啊……”他有点语无伦次地一边做咖啡一边地回应,心里暗暗地给自己打气。

这一次一定要问出来。

“好啦,”他仔细地把三明治打包好,把微烫的咖啡递给青年,指尖擦过的触感让他觉得几乎被烫到了,全身的细胞都在为此活跃着,“那个澈学长……”完了我不知道他记不记得我,等等路风给我写的台词怎么说来着,啊啊啊他在盯着我看,我我我该怎么做。

“那个哈哈哈我是你小两届的学弟啦,呃那个。”他紧张地捏紧了围裙边,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完蛋了,希望不要被当成痴汉才好,虽然他也没有干什么吧……“我认得你啊,陈奕夫。你的架子鼓很棒,”风间澈看到眼前人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就像当初他看他表演的时候一样,落满了星辰,“我想问问看你这周末有空吗,我想约你去看音乐剧。”他从口袋拿出票,用巧克力压在柜台上。“有空!当然有空了,”陈奕夫压了压自己微微有些兴奋过度而提高的声线,“那,不见不散?”“嗯,不见不散。”

这距离他们正式在一起还有30天。


评论
热度 ( 14 )

© 会有前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