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前路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一些脑洞和存稿

1.
水仙,洛云。
赵云是他见过最带劲的O。
也不是没有见过能打的,但是像赵云那样素质好得甚至超过一般A,甚至敢和A怼信息素的O,蓝斯洛是第一次遇到。他一边抬手接下一记角度刁钻的勾拳,一边这样想着。他们每天都会打上几场——从认识起,或者说他们不打不相识,从一开始的拿武器找个空旷点的地方开战,到现在的贴身肉搏,随时随地上手。没什么变化的大概是打架打到最后永远在床上。赵云见他有些走神便径直踢向他颈侧,他下蹲躲开顺势长腿一扫,直攻赵云下盘,赵云也不躲,直接化踢为下劈,逼他横臂挡下,扫腿的力度减弱了不少。
赵云在他肩上借力,身体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翻到他身后。“你今天不够专注。”赵云说了今天第一句话,顺势一个膝击顶上他腰间。“嗯。在想你。”他也同时转身用膝盖撞上,两人的膝盖撞在一起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他们却是眼睛都不眨。“洛,你什么时候学的这种话。”赵云甩了下刘海,退后一步拉开架势。“嗯?”蓝斯洛微微有些困惑,“我实话实说。”他亦是退后一步,身上战力指数飙升。二人瞬间冲撞在一起,缠斗至一处。最后以蓝斯洛一个十字锁住赵云双手结尾,赵云还想踢开他,被干脆的整个镇压。




他把头发染成了黑色。
他在浴室的镜子前驻足许久,手指描摹过镜中影像,失神了片刻,而后习惯性地撩了一把刘海。他忍不住笑了一下,自嘲自己这般看着自己思人的方式,明明是一样的样貌,他却很难想象蓝斯洛笑的方式,虽然并不少见。他对着镜子试图模仿了一下,却觉得整张脸都要僵掉了。啧,他用力揉了揉脸,开了水龙头打算洗把脸。睡不好,肝不好,肝不好,人生倒。他也没那么矫情一定要等人回来再睡,不过总觉得有些不安。
他舀了一捧水,把脸埋在里面,小心避过染了不久的头发,微浅的温凉的液体让人平静下来。他恍惚间听到了钥匙开锁的声音。习惯性地往左转2圈才往右转到底,锁芯发出咔嗒的声响,走了两步,将有些沉的行李箱拖进来,再将门小心合拢不发出半点声响。行李箱会被留在鞋柜旁,短靴因为走了雨夜的路,沾上了些泥沙,被放在门口的地毯上,换了黑色拖鞋。再往前走了几步,风衣被挂在立式衣架上,顺手解了两颗衬衫扣子。脚步声近了些,想必主人在各个房间望了眼,而后径直往浴室走来。他闭着眼睛想象,掐了时间好好洗完脸,取了毛巾把脸擦干,任由身后某人抱上来。等他睁开眼睛时,镜子里便是两张几乎一般无二的脸。蓝斯洛有些疲惫地把脸埋在他肩窝,感受着熟悉的脉搏,觉得心逐渐平静了下来。“怎么突然想到染头发了?”他埋在赵云颈侧深吸了一口气,熟悉的清浅香水气味减缓了他的头疼。“怎么,不好看?”赵云任由他动作,微微弯了些腰让他靠的舒服些,“事情不顺利吗?”“挺好看的,事情还算顺利,接下来的不归我这边解决,等对面走完流程就好了。”蓝斯洛抬头仔细看了会赵云,突然勾唇一笑,“和我的发型一样?你拨了下刘海我没看出来。”“对啊,不过你刘海是不是有点太长了,感觉有点扎眼睛。”“嗯,有点。”蓝斯洛顺手撸了把刘海,“你这样出去,他们会分不清吧。”“我故意的,你猜大哥他们认得出来吗?”赵云看着镜子又撩了撩刘海。“小动作太多了,很明显。”蓝斯洛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影,环着赵云腰的手不安分地游走起来。
赵云干脆转过身来,按着蓝斯洛的后颈吻上去,热切的吻点燃了情欲,欲火自唇角漫至指尖。蓝斯洛反客为主地把他压制在洗手台上,手指暧昧地在各个敏感带游走,带起欲望,一触即分。赵云伸手攀着他的肩背从他口中争夺着氧气,灵巧的舌叩开齿列,巡视领地般地舔咬,舌尖勾过敏感上颚。他自是不甚满足,干脆把蓝斯洛的衬衫从西裤里拽出来,探手进去揉捏对方紧实的肌肉。


2.
蹇齐,灵异

他追着那翠鸟行了半日方才望见一座古屋,回首时鸟儿已消失不见。他只觉眼皮一跳,陡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他微微整理了下因疾行凌乱的衣冠,又从贴身马甲取出一枚玉佩紧攥在手中,方才上前扣门。半刻后才听见吱呀一声,朱门半开,一只苍白的手搭在门上,无端地显得有几分悚然。手属于一个高挑的青年,青年半掩在屋内的黑暗之中,看不清神色。他低头惶惶然奉上玉佩,冰冷如玉石的触感一闪而过。
“进来吧。”
他盯着青年的后背,谨慎地在昏黄烛光的照映下前行,行了几分钟,进到了一个装饰华贵的房间。青年在房间中央的椅子上坐下,轻唤了声。
“小齐。”
一只白虎自暗处缓步走出,侧头靠上青年的膝盖。青年这下才有心思直视他,压低了声音询问:“孟章寻吾何事?”

3.
TEI脑洞

背景就当是Evan和Teddy合伙创业之类的好了……
大家觉得E和T都长的很好看又关系好就想把他们凑一对,但是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但是说的次数多了,又不胜其烦,再加各自追求者也多,就干脆假装情侣了。后来又被各种催啊起哄,想着创业初期要省钱吧就干脆合租了。开始其实是分房睡的,
结果某天大哥说有个弟弟麻烦他们照顾下,就开始兵荒马乱地装同居。(E打地铺)幸好Ian其实年纪还小,观察也没有那么敏锐。很快就是三个人打成一片,I和E说话自带结界,I和T能一起打电动玩到疯。各种意义上的关系好,E和T都在惯着I,I其实还在读书,但是家里还有弟妹就提前出来适应社会打打工什么的,两个人都很喜欢他。发现彼此心思之后就约定了公平竞争(省略一堆三人约会之类的东西)。但是I有点迟钝,还先入为主地以为他们是一对,对两人都有未过界的好感。
某天T找他玩,发现他在写TE的同人……
E:“为什么我是受?”
I:“……因为你比他高,应该比他大吧……太大的话,受会疼的。”
(其实是因为E睡地铺有时候就比较容易腰酸。)
T:“哦?他大还是我大你要试过才知道吧。”
以下是不可描述。

4.
洛松,直播事故
·其实有这个节目……但是内容完全不一样,一下子想不到名字
·其实我本来想参考情热大陆的但是搞的是直播,参考不了

伍松开门的一瞬间怀疑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于是他非常淡然地关上了门,重新打开了一次。
门外的众人:!?(・_・;?
伍松:Σ(・□・;)
居然不是梦?!伍松保持着尴尬的微笑,冲镜头笑了笑,啊,经纪人前几天说是不是有一个什么直播来着……我这样是不是要掉粉了QAQ。想想回去大概要被训了,他就忍不住撇了下嘴。嘿呀,好烦哦。

5.
·担心自己大概没时间把WYM摸出来,干脆把想写的接吻写完好了。
·各种衍生的接吻练习

澈夫
*原话来自冲上云霄电影(游乐园的part)
*旧爱重逢设定

“两位是情侣吧,如果您愿意亲吻您的恋人并让我们拍照,我们的赞助商会给兔唇基金会捐助一美金。”

6.
洛松,捉妖
108异人堂最初只有宋疆和林骢两个人。
那时候还是个小毛孩的林骢咬着糖葫芦脆生生地问他师傅:“为什么叫108啊,我们就两个人,也就一个地方。”
“这你小子就不懂了,这名号报出去显得我们人多,背后势力大,”男人呼噜了把他的头发说,“这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之后我们会有更多的家人,更多的房子。”
然而眼下他们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生活来源,只能到处接些简单的活,这附近修道的只有他们一家,勉勉强强能温饱。但宋疆是个心善的人,到处捡孩子,虽然自己也是这样拜的师,林骢还是被逼的头大,生生被逼成了守财奴,每天扣着钱过日子。
等到捡到伍松又是另一番光景了。那段时间周边多了不少山精野怪,堂里大大小小的弟子大半出去帮忙,赚了个钵满盆满。直到宋疆捡到伍松才明白这段时间的骚动是从何而起。“他是灵胎。”“啥?”林骢捏了捏奶娃娃的脸,不解地回了声。奶娃娃满脸无辜地睁着双鹿眼看着他,张嘴咬在他虎口上。他长年练剑,虎口上生了茧,小孩子牙齿软力道小,自然是不疼的,反而是小家伙觉得不好吃,撇了撇嘴,就要哭出来。林骢不知从何处摸了块糖出来,塞进小孩嘴里,干脆地堵住了假哭。“你探探看他的灵力,”宋疆道,“他天生就有精纯充沛的灵力,对那些小妖来说,可是大补之物。”林骢握着小孩的手腕面色凝重了一瞬,“他这样不会吸引到什么不出世的大妖怪吧。”“可能性很小,一来他年纪小,身体储存的灵力有限对大妖来说不算太大诱惑;二来大妖大多是些性格高傲的家伙,走这种旁门左道的多是些未开化的小妖。”“那不就得了,眼下的妖物我们都应付的来,又能赚钱。呐,小家伙你可是我的小福星呀,走,师兄带你吃好吃的去。”
伍松小朋友就是在这样万千宠爱的情况下一天天长大了。
就师傅的话来说,他虽然有一个魁梧大汉的名字却压不住命。
于是他的宠爱除了被整条街的小姐姐,小妹妹,阿姨,大嫂们的捏脸塞糖之外,还包括一天能遇到一群妖怪小姐姐说要抓走他。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会有前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