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前路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大蝎子和小蝎子(4)

·台风天的甜饼,非常短,非常有病的脑洞
·OOC高度预警


你超sei诶,小蝎子一拍完照就收刚刚那副乖巧的样子,张牙舞爪地和他说话,眉眼灵动,光光是看着就让人心生欢喜。
好啦,帽子还你,他笑着摘了对他来说稍大的帽子,恶劣地胡乱扣在小蝎子头上,大半个帽子挡在脸上,剩下一小半盖在刘海上,蹭乱了小家伙特意拨弄了一会的发型。
喂!我好不容易把头发……小蝎子简直要跳起来,他简直想象那双鹿眼瞪得圆圆的样子。对方手忙脚乱地气呼呼地拨开他按着帽子的手,视线尚且被帽子遮盖着,只看得到他的手臂。于是他松了手,顺势勾了小家伙下巴,吻了上去。小孩反应不及,停了手上动作,任由他撬开自己的齿列,描摹着,吮吸着,温柔里带着些压抑不住因思念而生的急躁。帽子有些滑稽地卡在中间,小孩看不见他脸上的神色,猜测他此刻大抵是在偷笑,便愤愤地咬了一下柔软唇瓣,然后摸索着环住他的颈背。


附一个接吻练习

陈奕夫眼下疑心自己是不是疯了— —莽莽撞撞地把澈学长从那个告白现场拽出来,带着人往小树林走。
他像是压抑着什么一样,兀自抓着对方的手往前走,踩着并不平整的石子路,走的摇摇晃晃的,却又越走越快。
“小心!”他猝不及防地被大力往后拽,对方环住他的腰把他往旁边拖,飞快地蹬着自行车的青年高喊了一声抱歉就在拐角处没了踪影。林荫道太窄,他们一退就退到了树下,踩在一堆金黄之中,他被树叶踩碎的声音唤回了神智,恍惚地发现自己被人环在身前,动作近似拥抱。
风涧澈松了环在他腰间的手,忍不住叹了口气:“奕夫,能不能不要这样莽撞了,小心一点,我会担心你啊。”
别这样。
“你说什么?”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出了口,别这样温柔地对我了,不要这样了,我,你知道我,我不值得,我对你……我是,我真的……
他手无足措,他几乎害怕地想要跑开,疑心着对方是不是能听见他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修长的十指纠结地缠着卫衣下摆,用力到关节发白。
我该从哪里告诉你,初见时的好感,音乐节上猝不及防地心动,这两年来点点滴滴的小事,与你的每一件事情我都无法忘记,我该怎么说呢?
“我也喜欢你。”
于是那个一向温柔的人像往常一样,像过去那么多次做得一样,把他自深渊救起。
他被对方扳过身子来,困在了高大的乔木下,发红的眼睛无处掩藏。温柔的声音近到不可思议,像梦境一般,奕夫我喜欢你,我也喜欢你……一遍遍地坚定而温柔地重复着,心脏像被什么酸涩的液体充满了。他仰起头来,望着那双温柔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澈,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
尾音被对方吞吃进唇间,他睁大了鹿眼而后匆匆忙忙地闭了眼,紧张地地环住对方的脖子,长睫不安地颤动着。
那人的唇是温热而柔软的,带着些绿茶的清香,他恍惚地想着,想起一起买的须后水和漱口水。于是在失神的片刻地被对方惩罚般地轻咬了一下下唇,软舌安抚地舔过被咬的地方,而后叩开他的牙关勾着他的舌肆意撩拨,他在唇舌交缠的水声里听见自己抑制不住的闷哼喘息和低吟。
太多了……唔……大脑几乎完全要烧坏在与那人接触的高温里,敏感的腰侧被对方抚摸着,明明是安抚却撩起了更大的火,他几乎软了腿,环着对方脖子的手滑下去,紧张地揪着对方的衬衫,无意识地在唇间低唤着对方的名字。
好喜欢……他眼睛拉长一抹浅红,承受不住般地沾了一点湿润。风涧澈放开他的唇,低喘着吻过他眉间眼角,喜欢什么?
喜欢……喜欢你……

评论 ( 1 )
热度 ( 56 )

© 会有前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