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前路

圈地自萌。lofter里的一切东西只限于lofter。
等一个不可能的转机。半个理想主义者,自我为中心杂食

最近沉迷马龙哥哥,迷恋国胖无法自拔。漫威DC双担。一美真爱粉,EC不拆不逆。J家入日圈,最爱岚和toma,all斗,旬斗本命。全职高手CP乱炖,叶all,all江不改,江波涛中心。魔道祖师。瑟莱,VO,托尔金脑残粉。

心中最初的少年还是那年回眸的精灵王子,爱笑的奥兰多,我的开花。

呜呜呜呜太可爱了……
我们popo

大蝎子和小蝎子(2)

·说好的日更废了
·自从不和@一只年幼的毒哥 深夜激聊就越来越OOC和鬼畜了
·没有时间线,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他从被子里挖出一只熊猫。
房间里暖洋洋的,小家伙在他的被子里团成一团,看上去睡了很久了。他把脸埋在毛绒里半晌,几乎就想这么睡去。他坐在床边俯身摇了摇睡熟的小家伙,换来一声不满的闷哼。他下戏已经很晚了,本来打算回来换个衣服拉着他的小蝎子去吃饭。也不知道小家伙哪里来他的房卡,溜进了他房间。
大蝎子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嘴角却忍不住上扬,低头靠在对方耳边耐心地唤道:“popo?popo,该起来了,去吃饭了。popo,popo。”小蝎子胡乱地拨弄了一下,摸索着捧着他的脸亲了口,就又翻身过去,把自己深埋进被子里。他又靠近了些,听见对方嘟囔着什么。
好了嘛,不要吵了诶,我都亲你了诶……困诶……
比平时还要低八度的声音还带着奶音,无意识地透露出一些委屈,像一堆即将融化的棉花糖球,黏黏糊糊地粘连在一块儿。甜的。
这招大概是拍CK那时候被他惯出来的。那时候在一起没多久,连对视一秒,手背蹭到那样的肌肤接触,也足够令人偷偷红了耳根。他虽然一向在情感表达上内敛,在感情上却也足够坦诚直白,但就算他经验比小蝎子丰富不少,却也架不住那样炙热的眼神。小蝎子总是直白而坦诚地看向他,有时候自己都红了耳根却没有一丝收敛的意思。甚至是不分场合的,专注地望向自己。
小蝎子那时候贪凉感冒发烧了,在人前倒是肯乖乖吃药,到他那里却总要作出一副耍小性子的样子,不知道有几分是真的不想吃几分是想闹他。那天两个人直播完,小家伙就缩进了被子,只露出一点头发和掩在其下的通红的耳根。他怕他半夜不舒服,去泡了药,想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喝完药再睡。生病的小蝎子自然没有他力气大,就算整个人死死压在被子上,也被拽开了被子挖了出来。小蝎子可怜兮兮地半睁着水雾朦胧的眼睛说自己要睡了,又拖着长音喊他名字,试图再次裹进被子。
“先喝药再睡,不然晚上要不舒服的,马上就好了的,就一口。”
“……我要睡了……”
小蝎子嘟嘟囔囔地念着,眼看上下眼皮又黏在了一起。
“什么?”
他凑近了些,几近呼吸可闻,柔声问。
小蝎子偏过头,在他脸上啄了下,而后又飞快地缩进了被子里,在被子里面闷闷地说:“我都亲你了,还不够嘛……我要睡了……”
他像拆礼物一样把人从被子里剥出来,亲了亲通红的耳根。
“别把自己闷在里面,对身体不好,”他又亲了口酒窝,“那我亲回来了,能去吃药了吗?”
他覆上了那张唇,顾不上会不会传染,耐心地啃咬吮吸,哄着人松开牙关,让他入侵。小家伙被他哄的迷迷糊糊地喝了药,沉沉睡去。
从那个时候起这样成了对方一个类似撒娇耍赖的手段,就像小蝎子间歇性残废时,拖长音喊他一样。
有时候也是一个索吻的借口,你来我往。
大蝎子无奈地想都是自己宠出来的小性子,也就放弃了喊人的念头,索性先去洗澡换衣服。

小熊猫醒的时候,在床边抓住了一只小狐狸。

大蝎子和小蝎子(1)

段子
关于游乐园的一些脑洞


大蝎子总觉得小蝎子会冷,对方的戏服看上去并不厚实,过山车上风又大。他伸手给人拽了把衣服问:“你觉得冷吗?”
呆滞,摇头。
小蝎子咬着糖葫芦不自觉往他身边越走越近,几乎贴在了一起。大概是还没从过山车的冲击中缓过来,微微有些愣地咬着糖葫芦,含在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啃着,一侧脸颊微微鼓起,像只小仓鼠。
“好吃吗?”
呆滞,点头。
小蝎子穿着宽宽大大的连帽外套,看起来还像个小孩子,让他忍不住想要逗一下。
“给我尝尝?”
呆滞地递过了糖葫芦。
大蝎子偏过头去,微微按下了举着糖葫芦的手,啃咬上那张唇,摩挲了半刻,温热的吐息把那张唇暖了起来,下唇被含住吮吸了一下,唇角零星的蜂蜜被舔走品尝。
“好像比我的甜,”他毫不客观地得出了结论,“你要不要尝尝我的看看?”
小蝎子的耳根肉眼可见地变红了,他飞快地扫了一眼后头的天秤和白羊。他微微闭了一点眼睛,贴上大蝎子的唇,然后探出一小截舌尖,划过唇上纹理,一触即分。
“……你的比我的甜。”
“要换吗?”
“嗯。”

落在后头的天秤白羊看到了他们交换糖葫芦的动作。
“诶我说他们买的东西不是一样的吗?”



一段废稿
他们都喜欢接吻。
像是偷偷摸摸落在大部队的后头,在暗处的一瞬有温热擦过唇上。
像是久别之后安安静静地挤在一起,像是冬天抱团取暖的小动物,一边聊着着各自剧组的趣事,一边时不时地凑近,唇擦过脸颊眼角或是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吻。
像是盖章又像是安抚和索取。
是牢牢紧扣着的手,和对视的时候不自觉的微笑。
是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深情眼神,是咫尺都不愿分开的依赖,是纵隔万里仍如在身边的安心。
接吻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像是小孩突然仰头贴上他的唇而后飞快落跑,像他把人逼在墙角一寸寸贴近,轻轻地覆上那片唇,吮吸撩拨 ,分开时的轻哼和呢喃的名字。

继续闪烁着,勇敢地走下去吧。

一杯倒的小孩整个人蜷在他怀里,像一只大号的玩具熊。他拨弄了几下小孩柔软的头发,想喊他起来洗澡。小孩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还带着刚睡醒的水雾,身上若有似无的酒气蒸腾开了般,诱人去尝尝那果香。
“Evan……”小孩拽着他的衣服,含糊不清地喊着,粉色的唇被水红色的舌舔过,染上一次透明的釉,在灯光下折射出异样的色彩,“好热。”像是他的错一般地仰头看着他,半睁的眼睛显得委屈又有些可怜。小孩伸手拽了把领子,露出小片的锁骨,又嘟嘟囔囔地念着热,却又往他身上黏。他低头抵住小孩额头靠了一会,侧过头去含住那双唇,舌尖描摹过姣好唇形,吸吮啃咬,进而深入撩拨,缓缓进犯。
“好甜。”

那啥子200粉点个文呗。

从小到大就不觉得终极系列有多经典啊……也是很无语一些人的,前面几部你还能说比较好吧,后面几季就是可米推新人往里塞人啊继续用这个IP赚钱啊。终极三国现在也不是一样。
辣鸡白目剧看得出什么演技。
有些东西当下贴了情绪,贴了时代,会是某些人眼里的经典。但是确实一无是处吧。迟早会被埋没的东西叫什么经典,还特别把自己当回事也是醉了。
对我来说经典是《红楼梦》之类的可已流转许久的东西,随随便便贴个经典标签的,也是有趣。
最气不过是弹幕那些说找水军的,搞得我团有钱一样。
日常心累。

Siny馨旎:

小马popo:



我睡了一觉深刻的觉得爆粗不好,我要反省,并且为了不造成不良示范和恶劣影响,全篇打码。
去年的时候我就有一种预感,我可能因为刺客双白被圈进了一个傻逼满天飞的饭圈——终极系列。
这一点从我小伙伴听到我要去看可米的演唱会的时候集体露出的鄙视眼神就能感受得到。
看剧归看剧,饭爱豆归饭爱豆,***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啊,看过一部雷剧看出优越感来了?真***以为自己看的雷剧能成为传世经典啊!**,有这种想法的傻逼请离我远点好吗?
我看终极一班的时候还***是个儿童呢吧,那时候我就觉得雷了啊,能把这种“魔幻偶像剧”奉为经典的人大概跟我脑回路都是不一样的吧,后来都考上正经大学了吗?别说我找什么优越感,我**面对这些傻逼的时候还真的是有啊!***在终极系列里面给我分析演技分析出不出戏,你***要不要分析一下麦当劳和肯德基哪一家食品更能延年益寿增强体质啊?
对,我说的就是某些终三09的老粉,戏神***多啊,都快要把b站屠版了**,还见不得新版粉丝说一句好话,谁说新版好就**让别人摸着良心讲话。你***觉得新版那么不好还一天到晚揪着不放膈应自己,就为了一遍一遍找“优越感”,***在现实生活中到底是有多没存在感多闲多无聊多缺乏认同?
我***摸着良心讲都***是雷剧老子就是爱看新版的碍着你*事儿了,***到处蹦哒是有钱赚还是怎么的,有没有一点圈地自萌的自觉,***一天到晚做些新旧版对比揪着不放,觉得屎难吃还要一天一勺往自己嘴里喂的到底是不是犯贱。看个雷剧也***看出鉴赏大师的水准了,流星花园都翻拍成一起来看雷阵雨了也没见粉丝戏那么多。
我***认真想了想,看过终极系列不是我的错,***觉得终极能去选奥斯卡的人才***有毛病吧!***《美女与野兽》真人版和动画神还原也***没人觉得迪士尼傻逼浪费钱,怎么到了你终三09这儿就***戏这么多。




那些一天天在新版底下蹦哒的老版粉全是脑残,连争论都没有必要。
关注我的有这种人的话请你赶紧取关,麻溜的,赶紧,赶紧,赶紧!
是的,我**了,看不惯的也可以走了,我决定吐槽完好好备考忽视傻逼了。
反正我们收视破三亿了,感谢傻逼黑粉贡献播放量。


【桓易衍生】(蓝斯洛X陈奕夫)漫长的……(车)

车分上下我也很绝望啊……所以有好心人提供一个又宠又方便用力的体位吗?
这次是年下攻。涉及道具play。蓝斯洛的人设那么霸总大概是因为总裁双胞胎哥哥们吧(澈和Jerry)……
谢谢太太@一只年幼的毒哥 提供的梗
请参考终五探班直播洛洛坐沙发拍照那一段,BGM:国境四方

这次的题目是漫长的前戏……
对。所以这边也只放了前戏部分,不算最后修改大概3269字。谨慎食用。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6504131901691

链接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