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前路

圈地自萌。lofter里的一切东西只限于lofter。
等一个不可能的转机。半个理想主义者,自我为中心杂食

最近沉迷马龙哥哥,迷恋国胖无法自拔。漫威DC双担。一美真爱粉,EC不拆不逆。J家入日圈,最爱岚和toma,all斗,旬斗本命。全职高手CP乱炖,叶all,all江不改,江波涛中心。魔道祖师。瑟莱,VO,托尔金脑残粉。

心中最初的少年还是那年回眸的精灵王子,爱笑的奥兰多,我的开花。

【风涧澈X陈奕夫】一点脑洞的场景片段

他顺势将人抵在电梯壁上,按着小家伙的后颈吻了下去。他熟练的撬开了齿列,舔过对方敏感的上颚。陈奕夫被吻的迷迷糊糊,隐约在对方舌尖尝到一点果味的甜意。空气被掠夺,潮红顺着耳后攀上,他甚至觉得自己能能到空气中情动的甜美气息。他松开,手指将小家伙的衬衫拽出,顺着下摆探了进去。陈奕夫尚且未从深吻里缓过神来,又被若有似无的摩挲刺激的颤抖。
“喊我,”他顺手按下顶层按键,又复压上去,停在奕夫唇畔,诱哄般地说道:“喊我。”
“澈……澈哥哥。”
电梯到了。


风涧澈回来的时候奕夫正在窝在沙发里,只穿了件宽大的白T,看起来还是个不知世事的孩子。
大概是在等他回家吧,太晚了睡着了。他这样想着,轻手轻脚地坐在了奕夫身边,把他的脑袋放到自己大腿上,好教他睡得舒服些。奕夫下意识蹭了蹭,然后又微微侧身把脸埋在他腿上。他小心地伸手勾了一缕头发玩了起来,把玩了一会,手指就被人勾住,被拽过去蹭着掌心。
“欢迎回来。”

好乖,他咬着唇大力顶撞的时候忍不住这样想。被困在桌子和他之间的奕夫发出幼兽般的呜咽,却只是怀着他的脖子,茫然无措地喊着他,被欺负惨了,只要他吻他,就又粘上来。奕夫很喜欢亲吻,他想。就像某个咒语一样,只要吻上去,对方就会任由他摆弄。
简直忍不住,再多欺负一点。

他很喜欢从背后抱着奕夫。把人抱在怀里看老电影,靠在奕夫肩上,低低地一句句把台词念出来,直到对方忍不住回头吻过来堵住他的嘴。

【蹇齐】其实是黑道AU但是并没有写出来的车

本来是给我们popo家的@一生一世易柏辰 的521的车,结果没来的及QwQ
不过既然我那么爱你,当然每天都是情人节。
真的超爱你的,么么。
(有点赶这篇真的OOC到爆,你们就随便坐坐吧……)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110323585054325&vid=5580039792&extparam=&from=1075093010&wm=3333_2001&ip=125.114.114.1

链接点不开看评论。

搞事

今天思考了一下,黑化澈学长绝对是那种完完全全渗入奕夫生活的人。那种如果奕夫要跑或者甚至去报警,也没有人信,包括他的朋友亲戚只会觉得是他们吵架闹脾气了。
一个就算玩捆绑,扣人的手铐内部会有柔软的皮革的人,残忍的温柔。
无论他做出如何残忍的事,他确确实实是爱着的。

想写龙族AU
popo是boss一般的,类比黑王,但是骨子里是小孩子,血液浓度一开始就超标但是强压。只是想回家的孩子,但是没法回去,躲了几天直到鳞片都消下去,然后开始接触这一类的东西。之后因为血之哀认识了陈奕夫,再之后因为陈奕夫认识了风涧澈。澈学长已经进入卡塞尔,和奕夫是高中校友,也是情侣。(假期过来找奕夫)他是陈奕夫入学的引导者,识破popo的问题之后将两人带进学校。
popo是那个时候第一次遇见Evan。他过高的血液浓度和对于龙文的共鸣让他被留下来,定期接受调查,平时是私人课程之类,更多时候被藏在图书馆里破译一些资料。他隔着层层叠叠的书架第一次看见了过来帮教授取资料的Evan,对方没有为他的窥视而生气,而是笑了笑。
后来他开始接任务,进入spexial的团体,过了少有一段的属于小孩子一样的,正常人的生活,直到暴动的开始。
他梦见世界的凋落,血液在他血管了沸腾起来。

他替那个人挡了一刀,就这匕首刺入的姿势开始了失控的屠杀。队友震惊,其他跟来的混血种叫喊着杀了他。但是他伤的始终只有对手。
他被重伤。队友们护着他叫他快逃,那个人望着他的眼睛喊他名字,让他离开。
混在里面的龙王发难,他暴血,以他最讨厌的怪物的姿态,以近乎撕咬一般的方式,绝望地对抗着。
哀鸣响彻。

最后的最后,他恢复成那个眼睛清澈的男孩,他窝在Evan怀里,眼睛亮亮地问他:“我们回家好不好?”

澈吻过青年发红的眼角,动作轻柔却也惹来对方承受不住一般的轻颤。
“对不起……是我没有守约,”他将人抱的更紧些,“没有下次了……是我太失控了,奕夫,关于你的事,我永远冷静不下来的。我没法……你知道的,我爱你,我爱你,奕夫。”他低头吮吸青年泪湿的长睫,最后轻叹道:“不生气了,好吗?”
青年小动物般地在他颈窝蹭了蹭,小小声地“嗯”了一下。

【桓易】【Jerrry X 陈奕夫】 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5592955364826
继续搞事@一生一世易柏辰 

平生素日,不见春老(内加小三轮)

•捆绑的一点后续@一生一世易柏辰 
蹇宾刚刚下朝变换了常服前去将军府。将军府上下人早已习惯了他的进出,都识相地行了礼,不惊不慌地继续手上的活。他自府中寻了片刻,才在书房中发现了他的小齐。齐之侃一身白衣端坐在桌前习字,动作姿态标准地与他当年所教无二,他只觉得这人当真是赏心悦目。半晌,他才开口:“我以为小齐会在后院练剑。”青年闻声立刻往身后藏了什么,又慌张地站起来行礼。“王上,臣……”“不是说过你我私下便无需以君臣之称相待,难道小齐是不愿同我……”“阿蹇!”齐之侃急急地开口,又不知说什么。蹇宾上前几步,发现他是将那几张练字的纸藏了起来,不禁失笑:“小齐是怕自己的字不好看吗?有什么可藏的?”“不是……”齐之侃只觉的自己耳根发热,“只是……这不过是我随手涂了几笔罢了,我……”蹇宾故作失落:“小齐可是与我生分,我倒是从未想过小齐也会有有事瞒我……”“阿蹇……”齐之侃纠结了片刻,还是将手中的纸放回了桌面,颇有几分自暴自弃的意味。
“这不是……小齐是拿着我当初写的帖子在练字吗,”他语气肯定,却又做出询问姿态,眼见那人被戳破了心思,面上红了一片,“小齐,那么喜欢吗?”
他不说是喜欢字还是人,青年却躲了他眼神闷闷地回道:“喜欢。”他说话咬字坚决,无端地生出几分深情,“从一开始就喜欢,一直喜欢。”
他只觉得呼吸一窒,明明那日已互通心意,听见此番表白却仍有心神巨震之感。“那我再教你一遍,可好?”他坐下,将人拽到自己腿上。青年起先尚未反应过来,而后被他勃发的欲望惊到,欲逃脱却被困在长桌与他的胸膛间。
蹇宾取了一张新纸,覆着齐之侃的手,提笔写下“只愿得一人心”,他眼见怀里那人耳根处的红色一路往脖颈下蔓延下去,正欲调笑几句。齐之侃接着他的笔锋带着他的手写下“白首不相离”。
他再难忍耐,宽大衣袖扶去桌上杂物,他将人抱起按在深色长桌上,匆匆解散衣衫,草草扩张便就着昨日的余韵,顶了进去。他急切地在青年耳边诉说着那些密不可宣的情愫,他说,小齐我那年这般教你习字时,就想这样做了;小齐,我只求“不离”,只愿可结发,自此恩爱两不疑;小齐,小齐……好似明朝末日般的抵死缠绵,齐之侃亦是动情极深,却又某名地觉得委屈,他颤着手攀着蹇宾脖颈,覆在耳边絮絮叨叨,说自己早就心悦于他;说自己戍守边疆,不过是想一展才华,想能与他再近一些,再近一些……
“昔年只求这岁月可再慢些,我可同你再多待一段时间,我可再想出个理由,教你留下。现如今却恨不得立刻白头。”蹇宾压下半句话,将青年抱得更紧,青年却听懂了,仰首吻过他眉眼,只道一句“心意如初“。眼神痴缠,他忽的记起那年看青年在府后桃林练剑,身若惊鸿,收敛时的剑气挑断了一枝桃花。落花雨下,青年望见他,遥遥的隔着雨笑了。他忽然就懂了什么是情爱,从此所以有关风月的诗,都有了名字。

附一个蹇宾年轻时的梦——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3834988347127
手机党见评论。

【蹇齐】捆绑(车)

继续搞事@一生一世易柏辰 
不要喊我太太,叫我车神(不是)
原梗在@岁昭 太太文下有评论过,太太同意我写了。
链接查看评论。
那么容我先问一句,
如何捕获一只鹰?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3560198504030